第三章 茶館遇事

|

  秋陽高照,烈日當空,大道兩旁的莊稼青黃一片。

  “再過段日子就該收稻谷了吧?”陽義邊走邊看著路兩旁道。

  宇文修此時一臉郁悶道:“不知道,沒干過那活。”陽義轉過臉來看著一直悶著頭趕路的宇文修,再看看他那一身不倫不類的裝束心里就是一陣發笑。

  今天的宇文修,錦袍華服,里面穿的是白綢襯衣,腰束一根金色玉帶,手里一把折扇來回不停的扇著。打遠一看還真就是一個大戶人家的公子哥模樣,任誰又能想到這就是曾經叱咤幽城的小乞丐呢?

  當然宇文修的這身行頭也是在幽城騙來的,一直當作壓箱寶物,打算在正式場合才穿的。就近再一看,完全就是另外一回事了,想不笑都不行。

  袍子又長又寬,身材完全不是一個級別的;腰帶也長出來一節,被宇文修挽了過來塞在了腰間。褲子還是平日穿的那條,都破了好幾個洞,站著不動時有外面的長袍擋著,別人很難發現,一旦走動起來就全暴露出來了。為此一路上陽義沒少嘲笑他,以至于宇文修從離開時一臉的興奮變成了現在的死魚臉。

  一聽宇文修如此回答,陽義忙道:“對對對,我們的宇文大公子乃大戶人家公子哥,哪里做過這些鄉間粗活啊!哈哈,哈哈。”說道此陽義在那里夸張的捧腹大笑起來。

  也許宇文修一路上被陽義擠兌的有了免疫力,也許是天生的厚臉皮。全然不理會陽義的奚落之詞,一個勁的悶頭趕路。

  陽義見宇文修如此態度,頓覺無趣,遂緊了緊肩上的包裹加快了腳步。

  二人曉行夜宿,雖免不了風吹日曬之苦,幸好二人生性樂天,一路上打打鬧鬧,玩玩走走卻也不失歡樂,不覺間也走出了百里路程。

  這日,二人見路邊有一個專供來往客商歇腳喝茶的小茶館,打算在此歇一歇等日過正午涼快一點再走。

  茶館里沒有一個客人很是冷清,只有一個開茶館的駝背老頭在那里趴在桌子上打磕睡。茶館里共有四張桌子,陽義竟直走到里面靠右的一張桌子坐了下來,宇文修去叫醒老板。要了兩壺茶吃著自帶的干糧,聊著一路上的所見所聞。

  一陣車馬聲響起,一輛馬車停在了茶館門前。馬夫從車上跳下,快步走進茶館叫道:“店家,店家,快拿一壺茶水來,我們家小姐渴了。”

  邊說邊又從身上取出一塊碎銀扔給駝背老頭道:“不用找了,趕快把茶水取來,要是把我們家的小姐給渴壞了,你可擔待不起啊。”

  又是一陣腳步聲,接著便見三個扛著大刀的大漢走了進來。為首一個滿臉絡腮胡須,穿著一身灰色短衫,光著膀子,進門后將大刀直接往陽義對面的一張桌子上一放,對著駝背老頭喊道:“老頭快點拿水來,奶奶的大熱天的渴死我了。”

  駝背老頭剛接過那馬夫的銀子,聽到絡腮胡須大漢的叫喊連忙轉身點頭稱是。

  也許是真擔心自家小姐渴了,也許是怕小姐等的不耐煩了回去會罵自己一頓,馬夫見駝背老頭還沒走上前嚷道:“哎,你怎么回事啊,老東西,錢都給你了你不趕快去取水來還在這磨蹭什么啊,要是我們家小姐真渴出個好歹來你吃罪的起嗎?”

  駝背老頭連連告罪,顫顫巍巍的向里屋走去。

  不一會,駝背老頭一手提著一個茶壺又顫顫巍巍的走了出來。馬夫見老頭出來趕忙上前去接,不想一陣大力自右肩傳來,接著身子不受控制的向旁邊歪了出去,趴在了陽義的這一桌上。

  宇文修連忙站起身,去扶將起來問道:“你沒事吧?”

  那馬夫站穩了身子,也不理會宇文修,轉過身來看到剛才他所在的位置上站著的是絡腮胡子大漢,雙手抱著茶壺在那狂飲起來。

  這一下子那馬夫也算明白過來怎么一回事了,只見那絡腮胡須大漢將手里一壺喝完又將另一壺拿起喝光,用手將嘴和胡須上的水跡抹了抹,又在身上胡亂擦了兩下,向著他的那一桌走去,嘴里還兀自笑道:“哈哈哈,過癮,過癮。可把老子渴壞了,奶奶的。”

  馬夫心里那個氣啊,自己怎么著也是大戶人家的奴仆,自己的老爺在江湖上也是有頭有臉的大人物,誰見了不得讓三分,何時受過這等的氣啊。再一想到車里的小姐還在等水喝呢這要是回去晚了弄不好又是一頓罵,越想馬夫就越生氣。

  “哪里跑來的莽漢,如此不懂規矩,搶我的水喝,你知道那水是給誰喝的嗎?”馬夫上前抓住絡腮胡須大漢罵道。

  絡腮胡須大漢愣了一下道:“你說誰是莽漢,誰搶你水喝了?”

  其實剛才絡腮胡須大漢是真被渴壞了,看到駝背老頭提了兩壺茶水出來就急不可奈的沖了上去。

  不想那馬夫和他也是一個心思,早點拿到水回去交差。馬夫比他距離駝背老頭要近所以就先他一步。就在馬夫剛要去接茶壺的時候,絡腮胡須大漢剛好趕到,難耐的他也沒管那么多,看到前面有人擋住了他,就用手那么輕輕一撥把那個礙事的人就給推了出去,接過茶壺就是一陣牛飲。

  在絡腮胡須大漢想來是輕輕一撥,在馬夫的親身感受看來那是被牛給撞了,要不是有陽義和宇文修的那張桌子擋著,說不定早飛出去了。

  馬夫見絡腮胡須大漢不肯承認,就更來氣了,抓住他硬是不放,一口一個莽漢的罵了起來。

  絡腮胡須大漢雖然在江湖上沒有多大名頭,但也不是任人辱罵的主啊,再者今天還有兩個朋友在旁邊,這個面子可算是丟大了。他也被那馬夫給罵出了真火,罵的惱了起了。單手抓住馬夫的肩膀,用力一捏道:“去你娘的!”隨手扔了出去。

  但聽“哎喲”一聲,接著就是“咕咚”一聲。

  那馬夫摔了個結實,掉在了他們家小姐的馬車旁邊,在地上打起滾來,叫道:“哎喲,哎喲啊!疼死我了,小姐,小姐啊,你可得給小人做主啊!他們搶了您的水,還打了小的你可得給小的報仇啊······”

  “誰這么大膽子,敢打我們秋雨山莊的人?快給姑奶奶滾出來。”一個丫鬟打扮的女子從車上跳了下來,對著茶館大聲的質問道。

  茶館內絡腮胡須大漢三人面面相覷了一下,左首穿藍色衣服,嘴唇上留有胡須的大漢,一臉擔心的道:“秋雨山莊!張兄,你闖禍了。近來聽說秋雨山莊和鬼部走的很近,更有說秋雨山莊已經成了鬼部的一個分部。”

  右首那人也跟著說道:“是啊,張兄,這次你太魯莽了。秋雨上莊本身的實力就在那里擺著,更不要說如今跟鬼部也扯上了關系,實力那是更上一層樓啊!根本不是我們這些小游俠可以招惹的啊。”

  經他們這么一說,張姓大漢也慌了神,額頭沁出了一層汗珠,一時之間不知該如何是好。

  外面那丫鬟還在不停的罵著,罵的三人是越來越心慌。陽義和宇文修初來乍到,對江湖勢力了解不多,僅有的一點了解也是在幽城做大俠時聽來的,還有就是這幾日路上聽來的。鬼部他們知道,乃是當今天下的六大勢力之一,內部高手如云。至于這個秋雨山莊到是沒有聽過,想來能和鬼部搭上關系應該也不會太差吧。

  他們倆在那里嘀咕著,另外三人可就沒他們那個心情了,在屋里急的團團轉。

  “犯我秋水山莊,必死無疑。今日是我母親壽誕生辰不想多造殺孽,你們每人自斷一臂就可以離開了。日后如敢再犯絕不輕饒。”

  聲音是從車里傳出來的,婉轉悅耳,柔美動聽,好像是在每個人的耳邊響起,又好像是從很遙遠很遙遠的地方傳來,不帶絲毫的殺氣,卻又是那么的讓人難以抗拒。

點擊獲取下一章節
黑龙江十一选五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