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赤子之心

|

  夜風微涼,夏末秋初,北方的傍晚就是這個樣子,夜晚總要比白天冷上少許。

  宇文修望著天邊的太陽收起了最后一絲的陽光,沒入了山的那邊。夜幕隨之降,臨視線一下暗了不少,沒來由的宇文修此時心里涌起了一陣感慨。

  “太陽落山明天還會一樣的升起,但是誰又知道又有多少人能活過今天的晚上呢。生老病死是凡人無法抗拒的,冥冥之中又是誰掌握了這一切呢。我命由我不由天,既然來到了這個世上就不能碌碌庸庸的過去,一定要闖出一番事業出來······”想到此宇文修更加堅定了自己的想法,雙手不覺間攥的更緊了,好似有無窮的力量即將要爆發出來。

  “呃,呃”幾聲打嗝的聲音驚醒了深思的宇文修,轉過身來看見陽義已經酒足飯飽的斜躺在地上,單手支著腦袋,另一只手不知什么地方找來的細木簽在那悠閑的剔著牙齒,一臉壞笑的看著他。

  剛才的幾個嗝聲就是眼前這家伙吃的太撐了才制造出來的噪音,再看他的旁邊原本一只完整的烤雞如今變成了一對碎骨,酒壇無奈的倒在一邊,還有零星的幾滴從壇口邊慢慢的低落,里面的佳釀不用說也知道去了哪里,至于那幾樣小菜更是干凈,只剩下了一堆空盤在那擺放著。

  陽義見剛才叫他都沒聽見的宇文修,竟然被自己無意間的幾個嗝聲給拉了回了,真不知道這小子在想些什么這么入神,隨手扔掉牙簽坐了起來道:“說吧,什么好事?值得你用全御德來款待我。”

  宇文修走到陽義對面盤坐下來道:“陽義,我們離開幽城吧!我們到外面的世界去闖更大的天地。今天我在城里聽說天山的天門封山了,所有在外歷練的弟子都回山了。天門還宣告天下稱此次封山十年,以后天下大事再與天門無關。”

  “這與我們離開幽城有什么關系嗎?”陽義不解的問道。

  雖然他對宇文修說要離開幽城感到驚訝,但也在意料之中。在他自己決定自食其力的那刻起他就已經想好了,不能總窩在幽城這個小城,總一天會離開的,一直都沒有找到合適的去處,也就一直耽擱了下來。所以陽義對離開幽城的打算并不感到意外,驚訝的是沒想到這是從宇文修嘴里說出來的,因為在陽義看來就算要走也是他最先提出來。

  以前還在想如果真到走的那天該怎么跟宇文修說,他會不會跟自己走,如果宇文修不跟自己走怎么辦,在一起久了,還真舍不得這個兄弟,現在看來這些全都省了。

  宇文修笑道:“我們在一起三年了你一直很照顧我,沒人比你更了解我,相同的也沒人比我更了解你。其實你早就想過離開幽城了不是嗎?只是一直沒有找到合適的去處而已,今天有了我們就去天山吧。天門這次封山一封就是十年,十年之后是個什么樣子誰也不知道。所以天門這次還宣布了另一個消息那就是在封山之前在天下招收最后一批弟子入山修行。以便培養一批年輕一輩的高手,也是為了十年之后開山面對天下局勢也不至于后續無人。”

  “天山距此還有一千多里,就怕到時我們到了天山人家也已經封山,那我們豈不白跑一趟。”陽義聽完很快就提出了所存在的問題,這一點也是宇文修所不及的。

  陽義的洞察力是宇文修最佩服的,跟著陽義做事宇文修從來不用動腦子,因為他能想到的陽義早想好了,他只要按照陽義交待的做就行了。這樣雖然增加了彼此的信任,從而導致了另一個問題的出現。多年以后宇文修為此可是吃了不少的苦頭,在失去陽義的那段日子里自己總是料敵與后,慢人家一拍,處處亡羊補牢,為了正道四處奔波,這些都是后話暫且放下不提

  “這你就放心吧,天門封山的日子在今年的十月十二,今天是七月十九,我算了一下足足還有三個月還多的時間足夠我們趕到天山的了。還有一點就是我們在途中如果遇到天門弟子返回的話還可以結伴同行的。”宇文修把他所掌握的信息全部跟陽義交待了清楚,站了起了等陽義下最后的決定。

  陽義靜靜的深思了一會,一躍而起道:“好,我們就去天山。”

  宇文修一臉開心的道:“哈哈哈,太好了,倔羊這次我們一起去天山好好修煉,十年之后我們還出來做大俠,也要除魔衛道。我還要行走天下,專門打抱不平,嘿嘿,太好了。”

  宇文修越說越興奮,到最后竟然足蹈手舞起來,那樣子還真把自己已經當成了一個行俠仗義的蓋世大俠。不過宇文修還殊然不知他這個愿望沒用十年,數年之后他倒是真的為了打抱不平,除魔衛道行走了天下,但是那個時候的宇文修全然沒有了今日的興奮和心情。

  宇文修開心的像個孩子,(本來就是個孩子)跳到陽義跟前抓住他的手:“陽義,我以后可以做大俠了,哈哈哈,太好了。”

  陽義一臉的微笑看著宇文修,心里也是一陣激動抬頭看了看天空道:“好了宇文,我們趕快回去吧,天都黑了。晚上風大,別著涼了,我們今晚收拾收拾明天一早就走,時不待我,趕早不趕晚,說不定路上還有什么其他的耽擱呢?”

  宇文修連連點頭道:“對對對,趕快回去收拾東西明天就走,可別誤了日子。”說著跑過去撿起陽義丟在地上的弓箭,背在了身后。

  哥倆就這樣相互攬著對方的肩膀向自己的家,唯一的家,那個廢棄的道觀走去。

  他們誰都沒說也都沒問如果天門不收自己該怎么辦,因為他們知道收不收他們不是自己能夠決定的,但是有一點是一定的無論收與不收他們都要親自走一趟。

  顧慮的太多反而放不開,人這一生就是因為有太多的牽絆才活的不快樂,會感到累;做起事來畏首畏尾,瞻前顧后。也許我們有很多事做了不一定能成功,但是不做那就是一定不會成功。這一點,宇文修明白,陽義更明白,所以他們心照不宣。

  夜,更黑了,小樹林也更靜了。兩個背影漸漸的沒入了黑暗之中,不過卻不時還有歡樂的笑聲傳了出來飄蕩在整個夜空,飄向了更遠更遠。他們的背影在黑夜里顯的那么的渺小,但是卻又是那么的堅定。他們可能不知道,將來的路就像這黑夜一樣充滿著看不到的坎坷,但是他們堅定,因為他們有著一顆可以照亮一切黑暗的赤子之心。

點擊獲取下一章節
黑龙江十一选五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