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落魄少年

|

  “嗖、嗖、嗖”

  數聲破空之聲在前面一片樹林響起,驚起一群燕雀。剛剛還是處處鳥鳴的小樹林剎那間鴉雀無聲,只剩下幾片無辜的葉子很不情愿的從樹上飄下。

  看著歸于平靜的樹林,此時宇文修的肚子都快笑翻了。望著樹林深處,臉上的笑容更深了。仿佛他的快樂都是這片樹林給的,殊不知他自己此時此刻的的樣子又有多么的惹人發笑。

  腳步聲響起,一個身影出現在樹林的邊緣。一臉的沮喪、懊惱、氣憤,還有更多的是無奈。十四五歲的年齡居然有如此多的表情也真難為他了。

  “哈哈哈,我說陽兄今日收獲肯定不少吧?是不是也請小弟海吃一回啊,呵呵,我為了等你這頓可是一直現在還沒吃啊。”

  宇文修的笑聲在此時那陽姓少年聽起來是如此的刺耳,旋即擺正身子回道:“這不是宇文公子嗎?今天哪風把您給吹來了,怪不得剛才群燕紛飛,原來,原來……”。

  陽姓少年不卑不亢得到話把正快速走來的宇文修給噎住了,愣了一會道:“陽義,我今天來不是跟你吵架的,是有好事跟你商量。”

  “你還能有什么好事,無非又是坑蒙拐騙的害人勾當,別來找我我沒空。”陽義問也沒問什么事,就毫不客氣的回絕了。

  要說這二人那還真有一部友情史。陽義與宇文修都是孤兒,三年前兩人在幽城相識。當時宇文修一個人流浪到幽城數天沒吃的,為了和一群乞丐搶吃的差點被打死,幸好陽義經過救了他一命。

  其實當時的陽義也不比宇文修好哪去,只是陽義比宇文修早來幽城半年對一帶的環境人物有許多了解罷了。后來二人就成了朋友,陽義比宇文修大一歲,所以宇文修什么事都以陽義馬首是瞻。

  從此幽成就多了兩個“丐俠”,兩人在幽城里揍強撫弱,坑富濟貧,久而久之還真給他們闖下了一個不小的名頭。富人見了害怕窮,人見了鼓掌,很是滿足了兩人做大俠的夢想。

  兩人跟著江湖賣藝的也學了兩手,師傅也拜了不少(以偷學為主),還別說兩三個尋常乞丐還真不是哥倆的對手。

  利用有限的武力兩人把城外的一個乞丐難民營的聚集地,一個廢棄的道觀給強占了,還跑到城里找了個先生提了個匾叫“英雄閣”。當然只住著他們兩個英雄,別的英雄到是從未光顧過。

  轉眼三年過去了,陽義十五歲,宇文修十四歲。漸漸的也明白了更多的道理,不再是以前只為一頓三餐跟人爭破頭的懵懂少年。

  陽義不想再渾渾噩噩下去,打算自食其力,就找宇文修說明情況,不再去城里坑富偷強了。不想宇文修干這行上了隱還能頂個大俠的名頭說什么也不跟著陽義干。

  那一天兄弟倆第一次有了分歧,也是第一次吵了起來,誰也說服不了誰。后來二人就各干各的,陽義就自制了一套弓箭每天去離“英雄閣”不遠的樹林打獵;宇文修繼續每天回城里做他的大俠。

  昔日的二人組,變成了今時單飛燕,問題也跟著來了。

  陽義每日打獵常常空手而回,要不是宇文修每天從幽城帶回點吃的接濟他,只怕第二天能不能再有力氣去打獵也都是個未知數;宇文修少了陽義這個主心骨在城里也不再是那么無往不利,名聲地位受到了嚴重的威脅,有時也會出現被人家群毆的場景,每次要不是陽義前去幫場子那張俊臉早被打成豬頭了。

  時間久了兩人也發現了各自的弊端,私下里宇文修也多次找過陽義,希望他能再“重出江湖”改變一下如今城里日益惡化的局勢和自己的威信;陽義也是鐵了心的要退隱了自食其力,哥倆只要一提到這事準吵起來。不過這段時間以來也不是一無所獲,陽義的箭法也有所小成,每日也能帶回幾只兔子幾只鳥糊口總算是夠了;宇文修的身手也日漸敏捷,偷東西時很少再被抓到,當然被抓到時挨揍那是一定的相應的抗打能力那叫一個一日千里,如今的陽義也常自贊嘆,自愧不如啊。

  再后來,兩人雖同住一個屋檐下見面的時候卻越來越少了,陽義每天苦練箭法,終日守在小樹林旁邊,狩獵的范圍也是一擴再擴(總在一個地方打時間長了肯定就沒了);宇文修回道觀的時間間隔也越來越長,有時甚至十天半月都不回去一次。偶爾回去一次陽義也不一定回道觀,他就會來這片小樹林找,所以就有了上面的那一幕。

  要說陽義與宇文修的交情那還真不是一般的好,雖然平時很少見面,見面還就吵上幾句,可是哥倆的感情也就是在這些磕磕碰碰中變的更堅固了。每次宇文修來找陽義辦事,陽義雖然嘴上奚落宇文修,卻也從沒真正拒絕過。

  宇文修雖然很少來看陽義但每次有好東西也從未忘記過自己的這個好兄弟,一直照顧自己的好哥哥,今天這不又帶來了一包好吃的。

  宇文修見陽義懶得理自己,眼珠賊留一轉了一下道:“倔羊,我知道你在這守了一天一只鳥也沒打到,現在一定餓了吧。今天我運氣好撿了個大錢袋,(說是揀具體是怎么來的也只有他自己清楚了)心里想著你在這風吹日曬的就給你買了只全御德的烤雞。快點吃吧,吃完真的有好事跟你商量。”

  邊說著,宇文修早已將來時準備好的賄賂之物在地上擺了起了。一只烤雞放在正中間,兩邊還有幾個小菜,外加一壇上好的桂花酒。

  陽義就在邊上看著,這些東西他都認得,都是幽城最有名的客棧全御德里的名菜,什么清蒸脂魚,什么辣炒雞心······等宇文修忙乎完了陽義也不管他是怎么來的,更不管宇文修為了這頓飯挨了多少拳頭。將手中自制的寶弓隨手一丟坐在地上就大吃起來,全然不理會一邊的施舍者宇文修。

  宇文修也不感到意外,在一邊看著,看著陽義在那把他不知道挨了多少拳腳才弄來的這頓大餐給消滅一空。因為這也是他們多年以來形成的默契,在宇文修看來只要陽義肯吃,就說明天大的事陽義都會幫他,這也是這么多年宇文修誰都不服不怕,唯獨敬重陽義的原因。在宇文修的心里陽義這個兄弟勝過一切,是可以性命相交的。當然陽義也一直都很照顧宇文修這個同病相憐的弟弟,為了他,陽義也沒少挨拳頭。雖然二人從沒將心里話說出來但是那份情卻是不言而喻的。

  夕陽西下,金黃的

  陽光照著寂寥的大地,宇文修轉過身去看著即將墜入西山的太陽,心里沒來由的一陣悸動。夜幕降下萬物真的就會寂靜嗎?

點擊獲取下一章節
黑龙江十一选五走势图表